李慕約寄:貧富差距是邪惡的嗎?

貧富差距是邪惡的嗎?貧富差距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是邪惡的?假如貧富差距是邪惡的話,根絕邪惡的方法是什麼?

假如把貧富差距分為:自己賺來的,靠別人賺來的:前者舉凡白手起家的人,透過市場機制,打拼所累計的財富。後者靠別人賺來,比方繼承遺產、強制徵收(想像中世紀歐洲的地主 - 農奴關係)、強盜等。當我們說貧富差距是惡的時候,指的似乎是形成貧富差距的原因,而非結果。

癥結點便在於,什麼樣的致富手段是邪惡的?在競爭的市場機制底下,有可能有邪惡的手段嗎?一個可能的假設是:僱主因為沒有競爭,所以有不合理的議價空間,便可壓迫勞工,致其終無法翻身。但假如如此,為何勞工不另尋工作呢?或許市場上某個企業,獨佔了所有的市場機會。我們並且進一步假設,這一個企業是獲利豐厚的(若這一個企業本身也相當貧困,就不在貧富差距的討論了);那麼應該有人會伺機而入,新創公司也好,外國企業也好:當更多人瓜分超額利潤,獨佔企業便不再獨佔,薪資便會重新反映合理的供需情形。

也有一種情形是,某獨佔公司累計的資產非常驚人,它所在的產業,是別人完全打不進來,自然繼續享有獨佔。看起來令人非常的憤恨,但值得進一步檢視其善惡,此時某獨佔公司當然是坐享可觀的獲利。但彼時,為何在眾多公司中,是這一家公司累計了如此可觀的資產,而非其他公司?假如這一家公司,或運氣或遠見,一定因為某些事情以致今日財富。在這一個過程中,所有競爭對手都陣亡了,它自己本身一定也面臨同樣的危機過,如今的獲利,難道不能視為某一種犒賞嗎?

所以剩下值得討論的,似乎就只有「運氣」跟「遺產」是否是邪惡的資產來源。遺產某方面也是一種運氣:生在富豪家裡的運氣。在這裡遺產可以被認定是善或惡;但有一件事是不容忽略的,究其遺產的來源,假如是正當白手起家的人,我們並不會認定他致富是邪惡的。換個實際的例子,是你可以討論王雪紅繼承遺產是否公平,但通常會認同王永慶的確是白手起家,而我們不會說白手起家所引起的貧富差距是邪惡的。

一個常常被人忽視的概念,是線性成長跟複合成長的差別:

線性成長,想像某一個人的薪水固定, 75 年每一年領薪水 x,就會是 75x 複合成長,想像另一個人的薪水也是 x,假設這一個人可以做的事情,是每年拿到的薪水全部都拿去投資,然後投資會帶來10% 的利率 : 13,980x

然後想像一個更為機端的情況,有一個風險很高的投資,利率非 10%,而是 50%;然後一開始有很多人都賭這樣的投資,可是很多人都會破產。剩下幾個可以賺的到錢的人便會是:48,302,063,429,412x 。我想要顯示的是,只要多一個投資策略,以及相當的運氣,就可以有這麼大的貧富差距了。現在看台面上的人,當然是最有錢的人,但那是我們忽略了其實他們採取了相當冒險的策略,而很多採取此策略的人都陣亡了。我們現在看得到,是聰明而且非常幸運的人。

然後你還必須要考慮,我們現在假設兩組人賺的錢是一樣的。可是實際上,有些人的薪水就比其他人高出幾倍之多。另外要考量的是,有錢人可以顧到更好的財富管理者、更好的投資機會。這些目前都沒有被考慮進去。

Paul Graham 在 Hackers & Painters 有一個相關的論述,非常不精確的翻譯會是:「傳統我們論述財富的方法,是 5% 的人擁有 90% 的財富,在統計上,這當然是正確,但這隱含一個錯誤的假設:就是財富是一塊固定的大餅,然後這些人搶佔了大家的大餅。但事實是,財富並不是固定的。鈔票的數量是固定的,但財富不是,財富是創造出來的。同樣的數據,假如我們換成 5% 的人創造的財富總和,是其他人的 18 倍,我們就有完全不同的看法。什麼叫做創造財富?想像你手邊有一台破車,然後你會修破車。當你修完這一個台破車,這世界上就多了一個可以用的車子了。人類的總體財富就增加了。」

李慕約



朱家安回:

Paul Graham 在 Hackers & Painters 有一個相關的論述,非常不精確的翻譯會是:「傳統我們論述財富的方法,是 5% 的人擁有 90% 的財富,在統計上,這當然是正確,但這隱含一個錯誤的假設:就是財富是一塊固定的大餅,然後這些人搶佔了大家的大餅。但事實是,財富並不是固定的。鈔票的數量是固定的,但財富不是,財富是創造出來的。同樣的數據,假如我們換成 5% 的人創造的財富總和,是其他人的 18 倍,我們就有完全不同的看法。什麼叫做創造財富?想像你手邊有一台破車,然後你會修破車。當你修完這一個台破車,這世界上就多了一個可以用的車子了。人類的總體財富就增加了。」

你用「創造財富者得到財富」來辯護自由市場,但在合作旺盛的現在,哪些人能在多少程度上被認定是「創造財富者」,是自由市場中的談判和斡旋決定的。舉例而言,公司因為成功的產品賺了一千萬,在這一千萬當中,總裁、行銷、產品設計、產品經理、勞工、司機...他們各佔多少「創造財富」的比例?現在我們知道司機和勞工的薪水會被壓得很低,因為他們可取代性高,沒有談判籌碼。但是,可取代性高,跟他們在創造一千萬財富的過程應得多少功勞,有什麼關係?

我知道你想表達的是,那些使得財富總量增加的人,獲得多一點財富是應該的。但是把成就歸因給天才,不是唯一能用來分析成就的因果解釋方案。我可以說「如果不是因為愛迪生,我們現在就沒有電燈可用」,但其實若沒有成千上萬在燈泡工廠工作的工人,我們也會沒有燈泡可以用。當然我們大家都直覺上比較容易把愛迪生當成我們有燈泡可用的「原因」,但這只是因為燈泡工人很一般,沒什麼特別的,就算拿來當解釋,可能也沒有什麼資訊意義。但我們直覺上認為愛迪生是燈泡產生的原因,這不代表他應該在「這個世界願意用來買燈泡的錢」當中分到一大部分。

朱家安




此議題與朋友往返的信件約 7,000 多字,仍在整理中。